首页 金融新闻 汽车资讯 军事新闻 健康新闻 女性生活 旅游新闻 历史咨询 社会文化 社会新闻 热透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正文内容

龙净环保频遭行政处罚 拟再募资28亿元扩张

发布日期:2021-11-25 14:26   来源:未知   阅读:
 

  发行不超过3.21亿股,募资不超过28亿元,用于3个环保相关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20年3月,龙净环保就曾通过发行可转债,募集了20亿元资金用于4个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20年9月末,其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34.2亿元。此外,2018~2020年三季度末,其负债率均超过70%,2020年三季度末,有息负债逾40亿元。

  对于为何未优先使用自有资金投建上述项目,龙净环保证券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定增是由于近两年公司投资的项目越来越大,加之新拓展环保领域的投资项目以及未来潜在的投资项目都需要资金,而账上的货币资金不能全部用于投资。至于负债风险问题,该人士表示,“公司的高负债并没有风险。”

  据龙净环保公告,阳光集团入主后的近3年,公司已陆续有首席执行官、副总经理、董秘、法务总监、机械总工程师等8位高管离职。

  龙净环保前身是筹办于1971年的龙岩无线年经过增资扩股,“东正投资”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后于2000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在本次定增进行的同时,龙净实业已与龙净环保签订股份认购协议,承诺以不超过5亿元的现金认购本次发行股份。

  数据显示,龙净实业的控股股东为福建阳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集团”),实控人为福州女富豪吴洁。阳光集团同时为A股上市地产公司阳光城(000671.SZ)的控股股东。

  2017年6月,龙净环保的第一大股东东正投资及实控人周苏华与阳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签署《股权收购协议》,前者以近37亿元的价格,向后者高溢价转让龙净实业100%股权。

  转让完成后,阳光集团方面通过龙净实业间接持有龙净环保17.17%股份,成为后者的实控人。此后阳光集团方面通过设立多项信托计划,连续增持龙净环保股份。截至2019年底,阳光集团方面通过龙净实业、“西藏阳光瑞泽”“西藏阳光泓瑞”,合计持有龙净环保25%的股份。

  虽然在上述收购协议中,阳光集团承诺在收购完成后,龙净环保核心管理团队原则上3年以内保持不变。作为出让方的周苏华也表示,在收购后3年内,不促使龙净环保现有高管及技术人员离职到其投资、控制的公司任职。

  据龙净环保公告,阳光集团入主后的近3年,公司已陆续有首席执行官、副总经理、董秘、法务总监、机械总工程师等8位高管离职。接替补位的高管中,则多有在阳光集团关联企业的任职背景。

  对此,龙净环保证券部相关人士曾向记者表示,我们离职的8位高管中,两位是正常退休的,比如总工程师70多岁了,已退休不再挂职高管,但还正常上班;一位是从上海新来的法务总监,是他自己不愿意做了,这对公司影响也不大;还有较早离职的首席执行官和财务总监,是收购合同约定的,这个也属正常。

  该证券部人士强调:“目前我们业务团队是稳定的,所有业务团队的负责人也都没有变化。”

  2018~2020三季度末,龙净环保的负债率分别为73%、73%和75%。

  目前,龙净环保主营业务集中在大气污染治理领域,主要向电力、建材、冶金、化工行业企业,提供除尘、脱硫、脱硝等工程及运营服务。

  从具体业务来看,2019年,在龙净环保109亿元的营收中,主要来自除尘器及配套设备安装、脱硫脱硝工程两大业务,两者营收分别为49.6亿元和50.7亿元,合计占当期总营收超九成。

  不过,烟气治理行业高速成长期已经过去,近年来该行业存量市场大幅萎缩、竞争激烈,多家上市公司业绩都出现大幅滑坡。

  2020年前三季度,龙净环保实现营收69.7亿元,同比下滑11%;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5亿元,在2019年下滑5%基础上,再次下滑2%。

  “目前公司正在做转型和调整。公司提出了一个环保重点领域布局的战略,在环保相关的业务上我们都有去进行探索、介入,寻找合适的模式和新机会。”上述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记者注意到,2017年后,龙净环保主营业务构成发生了变化,水处理、垃圾焚烧、土壤修复等非大气业务逐渐出现在公司主营业务中。此次定增的3个募投项目中,也有2个与固废相关。

  龙净环保证券部人士对此解释称,“原有的(烟气治理)工程业务是根基,在保持这部分业务的同时,公司在积极拓展水处理、固废、危废类的运营资产。”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地产东家入主后,龙净环保负债出现快速上涨。2015~2017年,公司负债规模保持在100亿元的水平;2018~2020三季度末,其负债分别为138亿元、158亿元和188亿元,负债率分别为73%、73%和75%。

  “公司的高负债并没有风险。因为负债也要看结构,我们的负债中有90亿元是合同负债,即预收账款,这部分负债没有问题。”上述证券部人士表示,且负债中的有息负债占总负债比例并不高。

  不过,记者注意到,同期龙净环保的有息负债和货币资金则都保持在高位。以最近的2020年三季度末数据为例,龙净环保包括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等在内的有息负债逾40亿元,而当期的账面货币资金也高达34亿元。

  2016年以来,龙净环保及其子公司共计受到行政处罚11次,罚款金额分别在1万~60万元不等。

  龙净环保在此次披露的定增预案中表示,“发行对象龙净实业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最近5年不存在受行政处罚(与证券市场明显无关的除外)、刑事处罚或涉及与经济纠纷有关的重大民事诉讼与仲裁。”

  在2019年11月发行可转债期间,龙净环保对证监会的回复内容显示,2016年以来,龙净环保及其子公司共计受到行政处罚11次,罚款金额分别在1万~60万元不等,处罚原因主要涉及环保违规、虚开发票、存在安全生产隐患、漏缴税款等多个方面。

  以被处罚款金额最高的一次为例,2018年5月,龙净环保旗下“宿迁龙净”,因车间电焊打磨工段未开启移动烟尘净化器,同时该车间喷漆作业未在已建成的废气处理设施设备中进行,致使粉尘、VOCs等污染物未经处理直接向大气中排放,被责令整改并处罚款60万元。

  此后,2018年8月,龙净环保因对高空落物致一名工作人员死亡的安全事故负有责任,又被呼伦贝尔市安监局处以23万元罚款。

  2019年3月,时任龙净环保董秘的廖剑锋于年报披露前30日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买入14.6万股公司股票,构成窗口期违规买卖公司股票,被证监会予以监管关注。

  对于上述行政处罚问题,龙净环保证券部人士表示:“公司之前受到的处罚无论从定性还是定量的角度来看,都不属于重大的违法行为。而公司董秘被监管关注同重大违法行为也不是一回事,公司本身并没有受到处罚,也不影响此次定增。”